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野归真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似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  

2012-07-09 19:08:54|  分类: 摄影眼看新西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 昨天晚上,为了能及时观察第二天日出的情景,我入睡时做好一切准备:打开房间门帘,把枕头靠着阳台,提前竖好相机脚架。凌晨朦胧醒来,天色还没有亮,小小的醒意,让我习惯先看看室外的光线。这时大概早上五点,东面的山脊线上,一片片暗红色的云霞,刚刚镶嵌在蓝得发黑的天幕上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 昨晚吃过饭后时间已经不早了,我不知道其他朋友是否愿意起床,独自悄悄穿衣下床。轻微“窸窸窣窣”的穿衣声,引来一位朋友在黑暗中的询问:怎么样?我轻轻地答:有料到。  
 
     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 谁知道这么轻轻一句,好像部队的集合哨子,大家哗啦一下都起来了。原来大家都醒了,只是不知道外面的情景,谁也不愿过早打扰别人休息。各人匆匆忙忙拉起家伙,跑到旅馆门前的停车场上,对着东面天边的朝霞,埋头噼噼啪啪地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地面和天上的风都很大,红霞在天上不断的翻滚变化,我们在地面冷得不停的啰嗦颤抖。要知道,我们是清晨时分伫立在库克雪山下呀!
 
       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 太阳还没有出来,远远躲在山的后面,只是把金红的朝晖,投射给天幕上悬浮的云朵,任随浮云在晨风中长袖善舞,挥洒出各种舞姿。  
 
    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 多么灿烂辉煌的舞台呵,鲜艳的红霞漫天飞舞,可惜硕大的观众席上,就得我们四名票友孤零零的欣赏。郊外荒野,四处一片孤寂,只有风声在身边回荡。         
 
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 但是我并没有感到荒野的孤独和寂寞,起码还有一位浪漫的才子,在遥远的天际陪伴着我们:“那河畔的金柳,是夕阳中的新娘;波光里的艳影,在我的心头荡漾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 
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
        “在康桥的柔波里,我甘心做一根水草。那树荫下的一潭,不是清泉,是天上的虹;揉碎在浮藻间,沉淀着彩虹似的梦。”        

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 “ 寻梦?撑一支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;满载一船星辉,在星辉斑斓中放歌。”

       

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 “但我不能放歌,悄悄是别离的笙箫;夏虫也为我沉默,沉默是今晚的康桥!”
  
    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
         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来;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”
 
 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   多么缠绵悠长的诗篇,多少年来感动了多少人,也深深打动了我的心扉。我一直拍不到很好的图片,注绎那不朽的诗章。今天,所看到的一幕幕奇异的天象,看到身边同伴们悄悄的拍摄,我脑海里反反复复跳出那熟悉的字眼:“波光里的艳影,在我的心头荡漾”;“满载一船星辉,在星辉斑斓中放歌 ”;“悄悄是别离的笙箫;沉默是今晚的康桥!”   

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
        尽管那位才子说:“悄悄的我走了,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”但艳丽的红霞,很快就退去悦目的光彩,只留下一丝丝红晕。就好像那位才子的情感一样,说来就来,说去就去,瞬息多变。

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 我望着瞬间变幻的天幕,脑海还荡漾着艳影波光。山,也还是那片山;天,也还是那片天;云,也还是那片云。但颜色,已不是那个颜色了。刚才还喧哗耀眼的红霞,霎那间变换成铅灰色,但依然令人震撼。
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
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谁也很难相信,两种完全不同色调的云彩,变换仅在数秒之间。

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 再有不同的是,后来变换的云彩,不仅没有半点欢愉喜悦、喜气洋洋的气息,而且显得既深沉诡秘,又相当张扬,好像一股气场很大的邪恶势力在炫耀。拍摄起来,咽喉感到有些欲吐难吐的压抑。
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管感觉怎么样,这样难得一见的景象,是一定要认真拍下来的。

  

摄影眼看新西兰(二十)霞飞库克山 - 山野归真 - 山野归真
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概十多分钟,铅灰色诡异张扬的云彩,也很快散去,天空一下回复原来的样子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曲终人散。我们回到房间处理个人卫生,吃过早餐再安排下一个项目:徒步胡克谷小径,进入库克山冰川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1)| 评论(10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